欢迎访问凤凰彩票平台注册-凤凰彩票官网首页-凤凰娱乐彩票平台登陆!   返回主页  |  设为首页  |  加入收藏

2018年,他们在追赶独角兽的道路上成了炮灰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8-12-18 15:19 字号:

监管日趋严格、资本入市愈发谨慎、行业洗牌迅速又绝情,在内外夹击下,各行各业在2018年整整一年里都不太好过。曾经,雷军的一句“站在风口上,猪也能飞起来”,被无数创业者奉为至宝。而如今,这句话已不再适用,风口实在是来得快、去得更快。

2018年,他们在追赶独角兽的道路上成了炮灰

 

 

“我想尽快把这个项目打包卖了,只要有人接手便宜点儿也行。”在武汉某商圈的一家大型商超一层,两名技师正在维修着一排共享按摩椅。而这些按摩椅的“主人”王展(化名)则站在一旁,全程一脸的无奈。

两年前,王展在朋友的力邀下,他加盟了一个共享按摩椅项目,成为共享创业大军中的一员。然而,两年时间过去,这些按摩椅非但没能帮他赚到大钱,反而需要不断地补贴维修费用进去。

和王展有相同处境的还有千千万万的创业者。比如,年初大火的区块链迅速沉寂,炎热的夏天遭遇了最为惨烈的P2P爆雷,以及入秋的长租公爆雷……在这场铺天盖地的热潮中,很难弄清谁才是真正无辜的那一方。

共享设施成用户“即用即弃”工具

“你怎么能拿共享单车驮这么重的东西呢?”出于同理心,王展曾试图制止一名用共享单车驮工程设备的路人。但对方非但没有理会他的劝阻,还吐槽他多管闲事,甚至“问候”了他的家人。

在王展看来,一辆共享单车负担一位成年人的体重应该没问题。但是,那个人放在单车的工程设备,应该不止150公斤,骑都骑不动,只能慢慢推。

这样的场景,只是千万辆共享单车中的一个缩影。对于经营共享KTV的吴应洁来说,一辆单车值不了多少钱,而她管理的共享K歌设备如果损坏,一旦维修起来才是真的肉疼。

和共享按摩椅一样,很多大型商超、购物中心等公共场所的共享KTV,也常常被路人当成休息、吃饭、聊天的场所。

“休息就休息吧,但至少别破坏设备呀。”她无奈表示,公司每周都派人到商超中进行设备巡检,每次都能发现设备损坏、缺失,以及被饮料、食物污损,有的台面和玻璃门甚至被乱刻乱画和涂抹。

吴应洁发现,无论更换任何耐用的零配件,结果还是会让部分前来“休息”的人拆卸或者损坏。即便显示屏用上更高强度的玻璃,麦克风换了金属网罩,也无法幸免于难。近半年来维修、更换的费用居高不下,都让她头痛不已。

相比之下,在广东地区创立了一个本地分时租车平台的韩勇,遭遇更加不堪。创业之初,他所在平台统一采购了某合资品牌旗下同一型号的中低端车辆(落地价约8万元),当时考虑的就是怕用户使得太狠,容易把车祸害垮了。

谁知道2017年初新车投放市场后,经过用户不到一年的蹂躏,这些车辆再放到二手市场,连一万元的价格都卖不出去了。

“那些刚拿到驾照的新手,都拿共享汽车来练手,什么路都敢上去,简直了。”他称,有些新投放车辆刚刚上路几天,保险杠就撞坏了,雨刷损坏、反光镜剐蹭、轮胎锐物划损更是屡见不鲜。

迄今为止,平台已融了两轮融资,大多数资金都用在了维修、更换车辆上。目前零配件采购和车辆维修维护费用,成了公司日常运营中的最大支出。

无人货柜覆灭奠定智能货柜下一站

都说资本的市场上没有苦与累,只有输与赢,当一个个风口随时间飘散时,有人伴随日光杀出重围,但更多的却成为了案板上的“羔羊”。

借助无人货柜风口的果小美也不例外。从2017年6月末获得第一轮融资,到爆出果小美已撤退传闻,只经历了240天时间。

 

2018年,他们在追赶独角兽的道路上成了炮灰

 

 

今年4月,“果小美要解散”、“果小美大裁员”等传闻在脉脉上迅速传播。果小美官方第一时间回应,果小美一直都在,并否认裁员一事。但直到2018年6月12日,果小美才被披露已获C+轮融资,此时距离果小美透露接近完成新一轮融资,已时隔近半年。

有人说遭遇“生死劫”后,果小美终于等来了“续命丹”。但无论结果如何,从三个月内超50个无人货架玩家入场、逾30亿元资本涌入到部分VC闻之色变,无人货架大败退已成不争的事实。

一位业内资深人士称,从2016年开始,无人货架一瞬间成为了新零售领域的一匹黑马,吸引数亿融资,风头一时无两,瞬间抢占了办公室等各大消费场景。从2016年有资本进入至今,据不完全统计,约有30多个玩家入局,共获超过25亿元融资。

然而,商业模式不清晰,为吸引融资迅速扩张规模等行为,却让无人货架脱离了零售的本质。

而相比之下,智能货柜似乎正延续其浪潮:猩便利、便利蜂、七只考拉纷纷表示转战封闭式货柜;资本也频频加码入股智能货柜研发商。

哈哈零兽便是其中之一。目前哈哈零兽已开发出第三代智能货柜,采用图像识别技术,可识别1000余种SKU,识别率99.17%。同时,采用“冷柜+改装”模式,其制造成本也由平均2万元(传统售货机平均成本)降低至千元级别。

从去年6月至今年5月,哈哈零兽共完成3次融资、签下2万台设备订单,并与百草园、良品铺子、中百集团等企业达成战略合作。

VR+内容创业进入“至暗时刻”

许多人用“寒冬”来形容最近几年的经济和行业环境,然而直至步入2018年,或许才真的感受到“至暗时刻”。

84年的内蒙古人、连续创业者李朕在2015年8月成立米多娱乐,围绕粉丝经济打造娱乐内容。“我们的logo ‘MIDOL’,意思是我与偶像零距离”他解释。

和众多 VR 创业项目一致的是,在2015年底的投资热潮中,米多娱乐顺利拿到2000万的天使轮投资,并轻松达到一亿元估值。几乎在同一段时间,米多娱乐着手打造它的代表作——鹿晗《Reloaded》全国巡回演唱会VR 版。历时10个月,16年9月上线,通过鹿晗VR演唱会,米多娱乐奠定了行业地位,不仅成为炙手可热的VR创业公司 ,还被娱乐圈熟知。

今年3月,“新三板音乐第一股”多米股份发布公告称,根据战略规划和业务发展需要,公司决定暂停多米音乐App客户端和偶扑客户端的业务运营。而在2018年2月,多米股份曾发布公告称,申请在新三板终止挂牌。一家经营了8年的在线音乐平台就此告别,向线下娱乐转型。

“做客户端多米面临的版权压力还是那么大,不如将这块业务停掉,专心做其他业务,今年其他方向也还在准备中。”多米音乐现任CEO如此解释多米音乐App在3月宣布关停的原因。

挤压泡沫后,互联网家装回归价值本质

挤压泡沫的时代,也是价值回归的时代。

今年5月份,艾瑞发表了一份《2018年中国互联网家装行业研究报告》,数据显示,中国互联网家装行业快速发展,市场规模迅速增长,2017年行业整体市场规模达2461.2亿,同比增长25.7%,保持了近几年来25%以上的高增长态势。

然而,互联网家装的2018年却过得有些不太尽如人意,行业内颇有名气的一号家居网和苹果装饰,先后出现各地连锁门店扎堆关闭,相关负责人失联跑路的情况。

很多圈内人总结道,这背后是行业存在的过度依赖资本,将平台重心放在营销来赚取流量,变现后接受亏损的事实,转而再度抱住资本的大腿的恶性循环。随着互联网家装行业洗牌日渐激烈,企业的产业渗透度与资源整合能力将成为核心竞争指标。否则,在大量同质化的平台面前,存在感只能是越来越低。

“盲目追风、‘自我造血能力’不足、行业洗牌成了大部分企业倒闭的主要原因。”一位业内资深人士称,在资本疯狂已经过去的2018,找钱、一味的寻求融资已经不能再撑起一家公司,一旦资金链断裂,没有清晰而稳定的盈利模式,项目也将面临淘汰。

这其实是一个比较好的信号,一方面,行业洗牌代表着行业的发展进入了成熟期;另一方面,大量企业因为商业模式、造血能力而倒闭,也说明了创投领域的企业开始从资本驱动转向市场驱动。这样的情况下,脚踏实地的创业者+成熟的商业模式的企业会获得更多的机会。

2019年,或许会是更加严寒的冬天,又或许会迎来生机。不过,在寒冬中死去的企业,必然是缺少一些成功要素的,只有经历过行业洗牌、经历过资本寒冬的企业,才是真正回归商业本质的企业。

WiFi万能钥匙创始人陈大年曾如此评价资本寒冬:“经济的快速冷却,终结的是一个时代的泡沫,许多依靠故事,依靠投资活着的公司将会死去,而脚踏实地、真正自强不息的公司却因此获得了丰足的养料。挤压泡沫的时代,也是价值回归的时代。”